当前位置:澳门贵宾厅 > 数据 > 并发表题为《手机版澳门贵宾厅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问题和风向》的主旨演讲
并发表题为《手机版澳门贵宾厅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问题和风向》的主旨演讲
2020-02-15

1.究竟该怎么认识大数据?可从三种层次看待:第一个层次是一种战略资源;第二个层次是一套数据处理工具;第三个层次,是一种思维理念。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原标题:《美国大选华裔候选人杨安泽说了,数据比石油更有价值,但如何实现它?》连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华裔民主党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都说了,「数据比石油更有价值」,可见这一理念多么深入人心。不过,尽管「数据是数字时代的石油」、「应该把数据所有权握在自己手上」这些说法听上去很有吸引力,但其实很难说清楚我们该如何去实现它。《经济学人》早在 2017 年就发表封面文章,称「数据将取代石油」成为当今时代最有价值的资源。但直到今天,拥有「数据石油」主权的普通人依然无法从这宝贵的资源中获得收益。相反,这些数据还给它们的拥有者带来了严重的隐私泄露的问题。为何美好愿景与现实情况间有着巨大差距?怎样才能实现数据所有权和数据价值?本文试着从已有的实践去探讨,希望能理清一些线索,对建立起关于该问题的思考框架贡献一点力量。一、我们不能出售数据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过接到推销电话的经历。绝大多数人的个人数据都被买卖过,最简单的比如电话号码和一些消费信息,这些数据此刻也许正在某个地方等着被再次出售。数据确实能卖出钱来,钱落入了那些获取了我们数据的机构的口袋。这个现象容易带来一个认识的误区,即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出售数据来实现数据的价值,也就是说,在我们借助法律条文和技术手段拥有数据主权后,可以通过把这些数据卖给需要的人来获得数据价值,把「石油」卖成钱。但这是错误的,我们不能买卖数据。在阐述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区分数据的所有权和数据的使用权。对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资产,买卖行为意味着资产所有权的转让:一方得到所有权,另一方失去所有权。但买卖数据不会转让数据的所有权,你卖出了数据,但这些数据的所有权依然属于你。因此围绕数据的交易实际上是围绕数据使用权,而不是数据所有权的交易。但因为数据可以被无限复制,如果我们卖出了数据,就无法保证买方会如何使用以及是否会再次出售这些数据,更准确的说,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些数据(对这些数据的控制),哪怕我们拥有数据所有权。非法的数据交易会直接买卖数据,是因为他们不在乎数据所有人的权益,但当我们真实拥有了数据所有权后,为了实现数据价值,我们是不能买卖数据的。那么该如何交易数据的使用权但不失去数据?答案是不交易数据本身,只交易数据的计算结果。也就是说,买方可以利用这些数据进行计算,得到其需要的结果,但买方不能获取到原始数据本身。这是当我们讨论数据所有权和数据价值时,第一件、或许也是最重要需要理解的事情:我们不能通过出售数据实现数据价值,只能通过出售数据结果实现数据价值。也就是说,我们要把数据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只交易数据使用权。二、隐私计算不只是为用户隐私问题服务如何实现只出售数据结果?答案是:通过隐私计算。隐私计算是在不暴露原始数据的情况下计算数据,且计算结果可被验证。它包括全同态加密、安全多方计算等多个研究方向,有许多专业的技术文章介绍它们的工作原理,若你希望更进一步了解,可以去查看。在这里我们有第二个模糊地带需要澄清,即:隐私计算不只是为保护用户隐私服务,它更是实现数据使用权交易的基础,也就是实现数据价值的基础。之所以需要做这个澄清,是因为「隐私计算」容易被理解成又一种保护隐私的技术,重点被落在「隐私」上,但实际上「隐私计算」的重点是在「计算」上。在区块链行业中,由于隐私计算常常被作为一种增强用户隐私的方法用于密码货币交易中和区块链上,所以人们更容易把隐私计算理解为它是为实现用户隐私服务的,这一理解并没有错,但它把隐私计算局限到了一个小的领域。也许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会更清晰。我们把数据问题拆分成用户隐私问题和数据价值问题。用户隐私问题解决的是与用户相关的原始数据不被泄露、用户的隐私不被暴露,我们可以把该问题看作一种特定范围内的数据隐私保护。在这个阶段中,隐私计算的角色是一种可供选择的保护隐私的方法。在用户得到了数据隐私后,如果他 / 企业选择把数据放在那儿什么都不做,故事就结束了;但如果用户 / 企业想更进一步,得到数据的价值,就要把数据拿出来使用,事情就进入到下一个阶段,此时需要通过各种方法来保证数据在被使用的整个生命周期内都不被泄露,我们可以把这看作一种全范围的数据隐私保护。在这个阶段中,隐私计算的角色不再是一种可供选择的方法,而是一条必经之路,因为实现数据价值的方法是在不暴露原始数据的情况下出售数据结果,进行数据使用权的交易,只有隐私计算能够达成这一目标。如果把数据比作石油,那么隐私计算就是炼油的第一道工序,它是我们在保证用户隐私前提下把「原油」转换成各种产品的基础。三、并非所有数据都具有相似的价值并非所有数据都具有相似的价值,也并非所有数据都能实现数据价值,这可能是我们在讨论数据价值时又一个需要明确的地方。只有当我们理解数据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后,才有可能针对不同的情况,在法律上和技术上使用不同的条款和方法来真正解决问题。本文将试着从应用角度出发对数据的类别进行一个简单的划分,再介绍该类数据的数据价值问题。此处提出的数据分类方法不一定全面和准确,它只是为建立起一个基本的可供讨论的框架服务。我们可以把数据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身份数据;第二类是行为数据;第三类是生产力价值数据。第一类身份数据在网络和现实世界中被用于注册和身份确定,比如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账户信息等等,这类信息对于非法产业有着最大的价值,一旦泄露也会给用户带来大的安全隐患。但对于正规数据产业,这类信息反而没有计算价值,它们计算不出有意义的结果。因此,这一类数据本身是不需要考虑如何通过隐私计算实现数据价值的。第二类是行为数据,它包括用户在网络上的浏览痕迹、消费数据,也包括用户的产品使用习惯数据等。可以通过计算这些数据对用户进行个人画像,再基于画像向用户推送广告、推送内容、提供服务,甚至推销观点。行为数据有两大类价值,一是广告价值,我们都知道几乎是广告养活着整个互联网产业;二是能够帮助产品了解用户,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个性化服务。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关注和讨论的数据所有权问题主要集中在这一类型的数据身上。很长时间以来该类数据的各种权限并不明确,人们也并未在意,直到这些数据的计算结果被越来越多的用于影响或者控制我们时,我们才认识到该问题的严峻性。这其中标志性的事件是 2018 年Facebook的数据门事件。在该事件中,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数据运营公司获取了超过 5000 万名 Facebook 用户的数据,通过数据计算,他们筛选出其中政治立场摇摆的对象,并向其投放精准匹配的政治宣传广告,从而影响了美国的大选和英国的脱欧公投。好消息是,我们似乎正在拿回这一类数据的所有权。欧盟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规定,产生数据的个人是数据主体,他有权要求清除其个人数据,也有权反对并要求停止对其个人数据的处理。坏消息是,我们没有拿回数据的使用权。如前文所说,数据价值是建立在数据使用权交易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我们离用这类数据实现归属于用户的数据价值还很遥远。它的困难在于:一方面,即使被称为史上最严苛的数据保护条例,GDPR 也只是要求企业在使用数据前告知用户哪些数据被使用了,以及用这些数据做什么,也就是说,它只约束企业不滥用数据,但并不限制企业使用数据。另一方面,因为这类数据可被用于帮助产品了解用户,如果企业以提高用户体验为理由使用数据——它们现在就是这么做的——我们似乎难以拒绝。让用户牺牲用户体验去要求企业无权使用任何行为数据似乎很难,而希望企业主动把这类数据的两种用途区分开、让渡部分广告价值似乎更难。这是否意味着企业依然可以按照以前的数据处理方式行事?并不是。我们会发现上述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企业虽说只拥有数据的使用权,但它们是「拿到」并使用原始数据本身的,这让数据依然存在被滥用以及安全方面的问题。而因为大众隐私意识的觉醒以及各国数据保护法(将安全职责放在使用数据的公司上)的出台,一旦出现问题,企业将可能面临用户的抵制以及巨额的罚款,因此我们可以看到 Google、苹果等公司如今都在隐私计算领域进行着大量的研究。以Google为例,它的「联邦学习 Federated Learning」是将机器学习模型集成到每一台设备上,在汇总用户参数发送给云端时,通过隐私保护的聚合算法和系统工程实现隐私计算。但需要再次指出的是,企业通过隐私计算实现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不是为了用户能够进行数据使用权的交易,它们更多的是希望降低数据使用风险、免受隐私泄漏指责,能够满足合规要求的继续免费使用用户的数据。因此,用户得到这类数据的数据价值是一件道路漫长的事情,其中最大的难点在于意识,只有当我们有强烈的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意识时,才可能推动政府出台更严格的数据保护条例,或者推动新的互联网架构颠覆如今中心化服务器的模式。四、「生产力价值数据」最具价值了解了「身份数据」和「行为数据」之后,接下来介绍第三类数据,在本文中我们称其为「生产力价值数据」。该类数据的一大用途是做机器学习,训练 AI;另一大用途是做数据分析,帮助进行科学研究、产品设计、决策制定等。这一类数据如果被恰当使用,能够驱动社会往更有效率、更为友好的方向发展,它们是一种生产力。第三类数据的采集范围最广,数据量最大。它可以来自于人类,比如个人的医疗数据和财务数据、个人的产品使用习惯数据等等;也可以来自于物联网设备,比如传感器收集到的大气情况数据、自动驾驶数据等等。它的一部分数据来源与第二类数据相同,都是使用互联网产品的用户,只不过采集到的数据的处理方式和用途不同:第二类数据是取之于用户、用之于用户,而第三类数据是被集合后跨数据主体使用。从数据本身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认为某个数据既是第二类数据,也是第三类数据。第三类数据具有最大的数据价值,同时它们也有可能最先进入到数据使用权的交易市场,实现数据价值。不同于第二类数据是互联网企业自己拥有数据使用权、同时自己使用数据,不需要进行数据交易,在生产力价值数据的应用场景中,出现了不拥有数据使用权但希望使用数据的角色。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认为第三类数据是指所有可资产化的数据的集合。我们可以拿医疗数据为例来更好的理解如何使用第三类数据。科研机构或制药厂如果能有大量的医疗数据的支持,就能更好、更快的研究疾病和开发新药,但拥有数据资源的医疗机构因为用户隐私问题和自身利益,并不会把这些数据提供给其他机构使用。如果我们通过隐私计算分离数据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就能建立起一个数据使用权的交易市场,不同医疗机构、科研机构和制药厂的数据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实现连通——流行的说法是打破数据孤岛——这些机构间可以进行数据的买卖,也可以数据共享进行联合的疾病研究。如果我们要训练能够诊断疾病的 AI,也需要通过上述方式打破数据孤岛,这样才能提供给 AI 更多、更全面的数据。需要赘述的是,在现阶段,即使实现了数据的交易和价值,但因为数据使用权在法律上和使用上的边界都不明确,我们作为个体依然很难拿回全部的数据的价值。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议题之一,《人类简史》的作者、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观点是:「如果我们希望避免财富和权力都集中到一小群精英手中,关键在于规范数据的权限」。因为数据自身的复杂性和多样化,从边界清晰、可以被准确描述的细小处出发定义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寄希望于舆论、立法和技术能够整体解决问题,也许才是快速与有效的方法。我们可以对不同的数据类别进行更具体的分类和分析,或者用不同的分类标准探讨数据的分类,再基于此讨论数据的隐私、数据的所有权和数据的价值实现问题。五、重新理解「数据即石油」数据常被比作石油。虽然楔形文字中便有人类在死海沿岸采集天然石油的记录,但直到 1846 年亚布拉罕·季斯纳发明从煤中提取煤油的方法,1853 年伊格纳齐·武卡谢维奇和扬·策从原油中分馏出精炼的煤油,现代石油工业的历史才算真正开始。不过这仅仅是开始,作为煤油灯燃料的石油并不特别,只有在后来当它被用于内燃机后,才爆发出巨大的潜力,并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种资源。数据与石油的相似之处在于,仅仅有数据还不够,只有实现了数据的「炼油术」,才有可能开启数据的产业时代。而数据与石油的不同之处在于,石油是先有炼油厂,然后才有内燃机的需求,而数据是已有巨大的使用需求,却没有成熟的技术和基础设施支持这种需求。这或许是一件好事。道路漫长,但我们知道方向。参考资料:1.《Federated Learning: Collaborative Machine Learning without Centralized Training Data》2.《Helping organizations do more without collecting more data》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致谢:PlatON 创始人孙立林、安全多方计算研究者晟超!扩展阅读========================张勇、李彦宏、雷军、倪光南、陆奇齐聚乌镇,看看大佬们都聊了些什么?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虽然依旧没有刘强东,但有要回归人本身的张勇、坚信AI是“永生”的李彦宏、“乐观”的朱啸虎、吐槽5G有点慢的雷军、“再就业”的陆奇,还有倪光南、朱啸虎、沈向洋、张朝阳、傅盛等,他们聊AI、5G、数字经济、技术创新,还聊了聊公司的未来发展。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大佬们”都说了什么。张勇:新商业文明要回归到人本身首次以阿里董事局主席身份亮相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张勇谈了新商业文明,谈在他看来,“在数字时代的新商业文明是以合作为基石,人类将与大数据紧密结合,从点状、树状的合作走向网状合作。“而阿里巴巴之所以做生态,就是因为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是面向各行各业开发数字化能力后的结果,“基于此我们不仅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发展,也能让独角兽、小巨人发展,我们输出的不是工具,而是一种能力、理念和创造。”李彦宏:AI将拉动全球经济重新向上作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常客,自大会举办以来李彦宏没有缺席过一届,这一次他从AI和经济层发表了他的观点,“智能经济将成为拉动全球经济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基于此,李彦宏认为AI将给经济带来三大影响,分别是:智能终端远不止于手机,各类智能设备会无处不在,人机交互将更加自然;AI芯片、云服务、深度学习框架、通用AI算法等将成为新的基础设施;各行业将快速智能化,AI经济会催生出更多的新业态。而针对AI威胁人类论,李彦宏则表示,“AI不仅不会毁灭人类,还会让人类“‘永生’,因为人类所有的行为、思想、情感等都会被存储下来,并被技术还原,甚至还能跨越时空与后世对话。”陆奇:数据正成为AI时代的核心产能基于个人工作经验,陆奇现场分享了他的思考。在陆奇看来,数据正成为核心产能,当务之急我们需要的是一套既能保护数据隐私和数据价值,又能提高合作能力的产业机制。任何行业都需要进行数字化转型,信息工业也将从芯片、系统软件、应用全方位的被重构。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做到技术创新和支持创业。陆奇认为,“技术是创新最大、最持久的驱动力,它能够建立可持续、利益共享的商业模式。而创业则是市场创新的摇篮。”沈向洋:科技创新从来不是单行线中国互联网起始于25年前,随后我们便进入了科技创新的“快行道”。作为互联网行业资深人士,沈向洋认为,“创新从来都不是单行线,其发展过程是螺旋循环的,也就是创新-普及应用-责任-创新。”沈向洋进一步解释了这种循环发展模式,“科技创新后,技术便进入普及应用阶段,之后我们就要去思考如何更好、更正确的应用技术,这便是科技工作者的责任,为了这一点我们就会进入下一轮的技术创新。”朱啸虎:互联网寒冬是周期现象随着互联网市场的逐渐饱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将受限,对此朱啸虎表示,“虽然现在大家对互联网都很谨慎,但仍是好的布局时期,我们对此也是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未来也仍旧支持这方面的投资。”而关于部分互联网企业高估值、盈利少的情况,朱啸虎则认为,“这是一个周期性问题,每几年都会有一次这样的循环。”倪光南:国产操作系统需要生态支持本届大会,有关国产操作系统的谈论有很多,倪光南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个产业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主要是生态的问题。”因此,他认为,“操作系统没有生态的支持很难推广,而市场应该为国产操作系统发展提供更多的支持。”雷军:来乌镇我最关心5G一大早,雷军便发了条微博吐槽乌镇的5G有点慢,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小米要“狂发”5G手机的决心。雷军在大会现场透露,“明年小米将推出10款以上的5G手机,覆盖高、中、低端所有价位。”与此同时,他还表达了对运营商的期盼,希望运营商能够快速部署5G基站。至于吐槽乌镇的5G速度,雷军也做了解释,“我第一次测速是400Mbps,但第二次就有近800 Mbps,可能是今天使用5G手机的人比较多,第一次有点‘堵车’。”洪曜庄:确定5G频谱是当务之急相较于雷军,GSMA(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CEO洪曜庄对5G的关心则体现在特定频谱如何使用上。洪曜庄认为,“5G是创新的催化剂,它对汽车、制造、农业、医疗等行业都将产生深刻的影响,预计到2034年,中国5G市场规模将达2120亿美元。为此,我们应该在全球范围内确定5G频谱,因为一旦决策不当,将对数字世界的发展产生重大的不良影响。”陈生强:金融科技已进入下半场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从金融科技方面阐述了他的观点,他认为,“在金融科技下半场,金融机构需要用科技的手段加速具有强金融属性、强线下特征业务的数字化进程,让线上线下相融合,以提高效率、降低风险、创造更大的价值。”为此,金融机构不仅要发展科技和进行开放,还要与拥有核心数字科技能力和场景能力的科技公司合作,且不能是一个单边主导的模式,而是共建的模式。丁磊:做AI要舍得投入“现在对教育、医疗、制造业和农业等硬核领域敢做投入的公司,未来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丁磊认为,“中国将全面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上游技术、全球化和信息消费升级将是未来发展最好的领域,而AI等技术型的公司则会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主流,与各行各业进行大跨度的融合。”杨元庆:数据智能正在驱动产业变革“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由数据智能驱动产业变革的智能化时代,传统金融、教育、交通等行业正在发生颠覆性改变。”作为互联网公司,杨元庆认为AI对于联想而言既是机遇也是责任,“除了发展互联网外,‘智能+’也将为传统产业提供赋能。”傅盛:AI是企业弯道超车的机会对于当前的猎豹而言,AI是它弯道超车的机会,在傅盛看来,“面对AI,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所以AI也是企业弯道超车的机会。”当然,AI不是简单数学模型或算法、数据的比拼,它是知识体系和组织体系的变革,“谁能在当前复杂的环境下掌握知识体系和组织体系,谁就更具市场竞争力。”张朝阳:“搜狐3年回归互联网中心”的计划需要延期在2016年的大会上,张朝阳曾表示搜狐要在3年内回归互联网中心,但如今他决定将这一计划延期。张朝阳表示,“虽然今年搜狐的亏损有所减少,但3年时间显然不够。不过结合搜狗和畅游游戏业务,我相信公司一定会盈利和迎来市值上涨的。”而对于当前搜狐的重点工作,张朝阳则称,“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学习,重新回归媒体,即把搜狐新闻、搜狐号、内容分发做好以及举办大型活动,如AI论坛等。”来源:镁客网扩展阅读=====================DeFi 与 DAO 为何成了柏林区块链周的热点?这篇文章是曹寅在 PolkaWorld 的直播 「柏林区块链周见闻」 实录。柏林区块链周讨论最热烈的是什么话题?两大技术项目波卡和以太坊该怎样共处?在区块链发展上,中国和国外谁领先?原文标题:《柏林区块链周出了两大热点,除了 Defi 还有一匹黑马!》作者:曹寅,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我是曹寅,担任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的董事总经理,我们是一家立足于爱沙尼亚,覆盖波罗的海地区国家的非政府组织,目前在芬兰赫尔辛基、爱沙尼亚塔林、中国上海设有办公室和团队。基金会的初衷是为了支持爱沙尼亚数字公民以及生态企业的全球化合作和治理探索,后来,在爱沙尼亚政府和朋友的帮助下,我们的资源网络也拓展到了欧洲其他地区,包括芬兰、德国、瑞典、马耳他、直布罗陀等欧洲国家,所以经常往返欧洲和亚洲之间。去年我自己数了一下,光是柏林就去了差不多十次左右,今年去了两次,最后一次就是八月的柏林区块链周。曹寅先生以 Polkawallet 项目顾问身份在 DOTCON 演讲柏林区块链周参加柏林区块链周非常有感触,这次柏林区块链周应该是今年全球规模最大的、最综合性、最全球化的区块链活动。虽然名称是区块链 「周」,但其实横跨了两周时间,如果算上之前以及之后的一些预热和总结活动,柏林的整个八月其实都是区块链周。在为期十一天的柏林区块链周内,各路团队举办了近200 场的各类活动,平均每天有十七八场活动,我们在参会期间,每天都要跑差不多 4 到 5 个甚至更多的活动,从清晨开始就有区块链瑜伽(当然我没有去)、早餐会,然后正式会议开场,中午有午餐会,正式活动时候旁边还有很多 Workshop 和 side event,晚上有各种各样的酒会,酒会之后还有区块链蹦迪,反正活动特别多。21 号晚上活动,相当密集今年是柏林区块链周的第二届,我去年参加了第一次,去年规模比今年小很多,差不多只有五天时间。同往年一样,今年的柏林区块链周也是非营利性的,提倡极客精神。但相比去年的第一届区块链周,今年的柏林区块链周活动更为全球化,今年不仅有大量来自欧洲本土的项目,还有为数不少的硅谷项目,日本项目参加,此外也见到了印度项目,南美项目,东南亚项目。柏林区块链周的举办方式非常区块链化的,由各区块链社区主导,分布式组织,开放式参与,主题自由选择。柏林区块链周在两次柏林区块链周之间经历了被称为区块链史上最长的熊市,也经历了三月以来的小牛市,因此这次柏林见到新老朋友尤为感慨,很多人离开了,也有很多人进来了。随着人的变化,整个区块链世界的主题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柏林区块链周的主题:DAO 和 DeFi今年的柏林区块链周其实并没有预设的官方主题(其实连所谓的 「官方」 都没有),但我自己的观察,这次的柏林区块链周的主题其实很明显:DeFi 和 DAO。本次柏林以太坊黑客马拉松 , 三分之一项目在做 DAO,三分之二项目在做 DeFi。这次柏林区块链周的明星 (除了以太 , 波卡等底层),就是 MakerDAO、Compound、DAOStack、Aragon 这四家,以及两个 DAO:MolochDao 和 Meta Cartel。MakerDAO Meetup大家应该对 MakerDAO 和 Compound 比较熟悉 , 因为日常都在用,现在这两个项目,已经成为以太坊宇宙的 DeFi 基础设施,被很多的项目调用。中国社区对 DAOStack 和 Aragon 可能不太熟悉,DAOStack 和 Aragon 提供了创建 DAO 的基础设施,是创建 DAO 的工具包,任何人都可以非常方便地在 DAOStack 和 Aragon 上面创建一个 DAO。这次的柏林区块链里面的很多活动,大家都在提 DAO 的复兴,而国内一提到 DAO,大家想到的还是 2016 年 The DAO 的巨大失败。为什么今年会涌现出来这两个主题,个人分析有几点原因:第一,以太坊自从早期提出了世界计算机的愿景之后,经历了一系列曲折发展,现在社区和基金会又更具象化地将以太坊重新定位为世界去中心化金融底层账本。相比大而无当的世界计算机概念,这是一个比较现实,并且以太坊正在逐步实现的定位。我们在上一轮大熊市里面见了太多的泡沫破裂,很多泡沫就是因为过于乐观预计区块链技术和模式的发展,同时也错误的理解了区块链的使用场景,最后很可惜浪费了大量机会。在 DeFi 这个方向,通过上一轮牛市和熊市的大量试错,项目方和社区参与者都意识到DeFi 是少数可能甚至仅有的存在刚需的区块链应用方向。以 MakerDAO 为例,MakerDAO 的 CDP 机制,创造出稳定币 DAI,再通过 MKR 让持币者参与社区治理,并作为最后兜底方完成清算,实现了区块链去中心化商业模式的逻辑自洽。同时 DAI 又成为了其他以太坊 DeFi 的底层基础设施,同 Compound、Dy/Dx 等其他以太坊 DeFi 项目相互调用,互相支持,真的构建起来了一个去中心化世界金融账本,而通过 wBTC 和 tBTC,又可以将比特币的庞大市值导入以太坊的 DeFi 生态内。这次的以太坊的黑客马拉松里面,绝大部分的 DeFi 参赛项目都是基于 MakerDAO 或者 Compound,这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第二,当下 DAO 的基础设施跟 2016 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平台和工具,除了刚才我说的 DAOStack,Aragon 之外,还有包括像 Colony,DxDAO 这样的一些工具,可以帮助用户在一小时之内搭建一个 MVP DAO。首个 DAO,2016 年的 The DAO,它的失败完全不是因为商业失败,也不是逻辑的失败,就是因为运气不好,或者说粗心在安全上翻了船。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其实是当今赛博世界的刚需。The DAO 当初募了一千万个以太坊也证明了 DAO 有非常大的生命力。经过三年时间的重新沉淀和深度思考,区块链社区对于 DAO 的理解又更深了一层,同时在以太坊上,包括新的基础设施,比如波卡和 Near 上,又为了 DAO 提供了更多基础设施。现在 ,,开发者能够非常方便地基于具体场景和社群在一小时内做一个 MVP DAO。还有第三点原因,就是在 2016 年的时候,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业参与者非常少,但现在已经有数千万之多,这些人就是 DAO 和 DeFi 的原住民 ,这些人分布在全球,除了 DAO 的形式,很难把他们以任何一种传统组织模式调动起来,而除了 DeFi,没有任何一种金融系统能服务这些人,只有 DAO,只有 DeFi。未来,DAO+DeFi,可以把散在全球各地,操着不同语言的几千万人有效组织成为经济体,成为一个新的国家。我们目前已经看到了一些佼佼者,比如 MolochDAO 和 MetaCartel,这两个 DAO 都是以太坊社区的 DAO,他们的目标是实现以太坊 2.0 生态的开发。波卡和以太坊接下来聊第二个话题,波卡和以太坊这两个天王级的项目的关系。这次在柏林,波卡和以太坊各自办了活动,波卡是 DOTCON,以太是 DAPPCON 和 ETHBerlin Zwei (中文:第二届以太坊柏林)。DOTCONDOTCON 的形式是一个常见的大会,有主会场,旁边有 workshop,听众可以在主会场听 Gavin 和波卡生态项目的演讲,也可以在旁边的 Workshop 里面去手把手的做一些 substrate 的开发,我担任顾问的波卡钱包 PolkaWallet 也作为嘉宾在主会场给大家演示介绍了波卡生态上的 DeFi 是怎么玩的。Web3 峰会炉边谈话DAPPCON以太坊社区是这次柏林区块链周的主要支持者以及主要活动举办方。DAPPCON 由柏林本地以太坊项目 Gnosis 主办,这是以太坊上最早的预测市场项目,现在也在和 DAOStack 一起积极探索 DeFi+DAO。DAPPCON 活动选择在柏林科技大学主办,会场上以太坊上的一些明星项目给大家介绍了最新进展。比如当初 The DAO 的开发团队 Slock.it 演示了他们最新的超轻客户端,Realitio 介绍了他们研究的分叉经济学,主办方 Gnosis 也发布了他们的 multi-conditional token 标准等等,Nervos 的 Toya 作为唯一的中国项目代表在会议上做了主题分享,有机会单独写文章给大家介绍。DAPPCON 的重点也是 DAO 和 DeFi,这次 DAPPCON 还有一个亮点,V 神(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和 Joe Lubin (ConsenSys 创始人)在圆桌讨论环节作为神秘嘉宾登场,同两位区块链怀疑论者同场辩论什么是以太坊的成功。双方一直在试图艰难的达成共识,但从我看来两边唯一的共识可能就是区块链现在仍然很早期,V 和 J 希望反对方能够认识到以太坊未来的巨大潜力,V 举了跨国公司远程雇佣非洲工程师并支付加密货币的例子,以及多签技术如何保护以太坊基金会的财产,但生活在不同维度的反对方律师并不买账,看起来又是一场鸡同鸭讲,结束之后一切照旧的日常辩论。DAPPCON 圆桌讨论,剧透:狐狸面具的就是 V 神ETHBerlin ZweiETHBerlin Zwei 由 Department of Decentralization 主办,ETHBerlin Zwei 是以太坊社区的一场为期五天的盛大节日,有演讲,有游戏,有冥想,有演示,当然,这场节日的主体就是以太坊黑客马拉松。这次黑客马拉松空前盛大,来自全球的730 名以太坊开发者莅临现场,最后提交了 88 个项目,这次参加黑客松的选手实力都不错,项目令人眼花缭乱,具体就不一一介绍了,感兴趣的可以看 Multicoin 合伙人 Kyle 写的项目介绍。我想在这里重点指出的是,本次黑客松超过五分之四提交的项目都是 DeFi 项目,而往年比较常见的游戏、物联网、实体产业应用等项目几乎不见了,以太坊成为世界去中心化金融的底层账本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全社区的选择。此外,在本次的 ETHBerlin Zwei 中,我看到了以太坊社区的开发范式的切换。以太坊黑客马拉松以太坊的开发 —— DAO 主导以前,我们更多关注的是以太坊基金会说了什么,做了什么,V 神这边说了什么,又写了什么。但这一次以太坊柏林的活动体现出了一个被我们中国很多区块链从业者所忽视的一个现象:未来以太坊 2.0 的开发很可能会由几个 「黑帮」 主导。这个黑帮是引号的,他们就是DAO ,比如 MolochDAO、Meta Cartel、YoungDAO 和 Ethereum Magician 等。这些组织由以太坊开发者 KOL 牵头,比如 MolochDAO 由 SpankChain 创始人阿明创建,之后 Joe Lubin 和 Vitalik 加入,以合作开发以太坊 2.0 的基础设施为目的。Meta Cartel 则由十几个以太坊项目在上一次布拉格的 Devcon 上联合组成,为了解决 Meta Transcation 问题,后来又扩展为以解决以太坊 2.0 通用性问题为主要目的。这些组织之间其实是竞合关系,都是为了以太坊 2.0 服务,但是大家对于以太坊 2.0 到底应该是什么东西,如何实现,以及具体路线图,却有着不同的观点,其实是也因为各个团体利益不同,能力不同。这些原本独立的以太坊开发团队或项目方,基于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技术愿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迅速组织成各种 DAO ,为实现自己心目中的以太坊 2.0 。这些 DAO 本身也在裂变,甚至像 MolochDAO 还鼓励开发者从 MolochDAO 分叉。这些 DAO 也在影响 V 神和以太坊基金会对于以太坊 2.0 的愿景和路线。Meta Cartel 的 logo比起表面上的影响力竞争,其实更多的是合作,比如说 MetaCartel 的联合发起人 Peter Pan 也参与了 MolochDAO ,MolochDAO 的成员所在企业中也有人参与了 Meta Cartel 。而且 MolochDAO 又鼓励分叉,在 MolochDAO 里面的开发者、参与者如果因为愿景不同,对于具体 Proposal 不满意,可以选择怒退( Ragequit ),或者可以选择拉帮结派,从原生的 DAO 里面拉一批跟你意见相同的人快速分叉做个新 DAO 。但是这帮人再怎么分叉,他们大的愿景是一致的,就是为了实现以太坊 2.0 。所以说对于以太坊 2.0 我还是非常期待的。波卡和以太坊互相成就那波卡和以太坊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我个人觉得是互相成就,从 V 神和 Gavin (Gavin Wood,波卡创始人) 的关系和角色就能看出来。在以太坊早期,Gavin 还在的时候,他们两个扮演的角色是,V 神是精神领袖、政治家、理论家,他提出愿景,同 Gavin 一起主导了架构设计,由 Gavin 完成代码实现。Gavin 作为一个非常天才的工程师,架构实现能力非常强,这两个人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配合,但后来可惜他们分道扬镳,为了自己不同的愿景和理想去做自己不同的项目,这才有了 Polkadot。因为V 神是一个政治家和理论家,他在理念上举着大旗来带领大家凝聚共识,所以会有很多有理想的开发者跟随 V 神,但这种跟随的形式会比较松散和自由。他们对于 V 神提出的世界计算机或者以太坊 2.0 都有自己理解,开发者组织相对松散,是社区参与型的,每一个项目方,每一个开发者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 V 神的理论,并做出开发贡献,提出各种方案,开发各种客户端和工具,比如雷电网络、Plasma 等大家感兴趣的东西。而在 Polkadot,Gavin 的确是一个非常天才的工程师,实践能力非常强,他能够在一天时间里面就发布 Parathread 的架构,甚至在会议现场做出最原始的实现。所以在 Gavin 这样天才工程师的带领下,Parity 以及波卡社区的开发者,都比较脚踏实地,基于一些非常具体的模块,非常确定的路线围绕着 Web3 基金会的路线开发,和非常密切地合作。Polkadot 强,是半中心化的模式天然就执行力强,能够按照既定线路图和里程碑按部就班地开发;而以太坊这边就是社群比较广,生态比较大,它的缺点就是比较散。对于以太坊 2.0 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所以我们看到以太坊 2.0 的里程碑不停地跳票,其实自从 Gavin 离开以太坊之后,以太坊的开发就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不谈愿景,仅仅从他们两个人的性格和能力角度来说,假使他们能够在一起,将是一个完美的团队,但可惜分开了。波卡和以太坊如何配合我们现在来说,这两个项目如何来配合。咕噜今天写了一篇文章,我觉得非常好,非常具有见地,他说的就是波卡的 「平行链——中继链」 的架构以及桥的设计,不仅对于以太坊来说,对其他公链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有益的补充。这使得原生的一些公链开发者,他不用开发新的公链,他只要基于以太坊和波卡的跨链架构和工具,就可以实现很多想法。因为其实绝大部分的区块链开发者做公链的原因,并不是做一个全民通用的基础设施,而只是想实现具体场景或者产业的应用,比如说在医疗领域或在交通领域;或者说在具体的横向方案,比如数据结构,可扩展性,隐私,甚至仅仅在 ID 上有一些自己独到的想法。以前如果开发者要实现这些想法的话,要不就在以太坊上做 layer 2,要不就是自己独立发一条链。那现在你可以来做一条平行链来实现你的这些想法,而不担心要去改一条公链出来,你直接接入波卡的中继链就可以实现了。那目前在以太坊上面的话,开发者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为如果想在原生链架构上面创新,不管是共识算法的创新,数据结构的创新,账户体系的创新,你需要动以太坊的底层架构,那这样的话你就不再是以太坊了,要分叉了。但波卡就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开发者可以以搭便车的方式共享很多原生链的基础设施,同时又可以基于开发者的想法和能力去实现原生链不能实现的功能。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波卡和以太坊其实是可以互相促进和补充的。当然现在波卡的 TPS 比以太坊高,但是以太坊到 2021 年以太坊 2.0 POC4 全部完成之后的话,我相信他的 TPS 也不会差。而且其实我也挺看好以太坊,现在我们也看到了基于信标链做分片来提升以太坊性能这样的一些实践,所以说两条链我都看好。以太坊生态 VS 波卡生态然后再从生态的角度去分析一下波卡和以太坊。刚才其实也讲了一部分,现在以太的生态其实已经升级到了新的形式。原来的形式是很多上面的项目方各自为战,自己做自己的东西,不管是状态通道、雷电网络、Plasma 或者分片这样 layer2 的基础设施。但现在这些项目方它们自己抱团,然后形成了一个个的原生开发的小社群小组织,然后 1+1 大于二的方式变成 DAO 在贡献,再去参与以太坊的底层的开发,尤其是以太坊 2.0 的进展。波卡是在Web3 基金会的带领下,由几个比较早期的项目方在去配合 Web3 基金会在做底层的开发,以及也有一些团队想通过桥来去跨波卡和以太,我们称为外延性的这样一个工作。所以这个是两个社区的特征,以太相当社区化,波卡中心主导,社区配合。从参与人的数量上来说,我个人估计以太的开发者的数量可能是在波卡的目前的开发者的数量的几十倍,甚至可能更多。其实情有可原,首先以太是一个从 2013 年就开始创建的一个项目,波卡 2017 年开始启动,然后测试链 Kusama 也才刚刚发布,所以从时间上来说波卡滞后以太 4 到 5 年的时间。但波卡提出的Substrate 一键发链的架构,它也比以太坊更早的应用了 WASM 来替代虚拟机实现链的逻辑,这一点是更受 Dapp 开发者的欢迎,所以我相信随着这两个项目的快速发展,尤其是波卡的快速发展,马上波卡的开发者数量就越来越多。Parity 工程师 Shawn Tabrizl 介绍过去一年里 Substrate 开发者社区情况然后从社区的不足来说,波卡因为还在早期,同时技术目前也并没有完全的 release,所以说它的开发者难免会少,社区难免会不如以太坊这么丰富和全球化,但是像 PolkaWorld、Polkawallet 还有 ChainX 和其他的一些全球比较早期的波卡开发者和生态步道者的参与下,会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投入到波卡生态中,或者说同时兼顾以太和波卡生态。我是觉得后面这种情况会更多,同时兼顾以太和波卡生态。因为这次我们在柏林跟那些开发者在讨论的时候,大家对于波卡和以太并没有去做一些非你即我、非此即彼的选择,都是同时在以太坊开发,又希望能够用波卡的 Substrate 和跨链架构去实现互操作性,这一点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心态,也是正确的心态。所以我觉得这两者不是说谁把谁干掉的事情,而是如何更好的配合协调。我们现在也想做一些工作来去协调和连接以太坊里面的一些原生的开发者社区和波卡现在的首批的开发,一起做一些工作,像 PolkaWorld 马上要在 9 月 21 号在杭州举办一个非常盛大的Substrate 黑客马拉松,也会有一些以太坊的开发者来参与,这就是非常好的迹象。区块链发展 —— 中国 VS 世界接下来再讲我们这一次的第三个话题,中国和世界的区块链发展对比。这次柏林的活动,参会的成员、项目方和观众,其实来自于全世界五湖四海,美国的非常多,毋庸置疑,来自日本的韩国的都很多,中国这边的话其实去的人挺多,但是比较出挑的项目方屈指可数。波卡全球大使聚会这次我们在柏林看到的中国的公链项目只有 Nervos。所以可以这样说,这一次柏林区块链周中国的公链,可以说是硕果仅存的只有 Nervos,算是我们中国过去两年公链疯狂之后交出的一张不如人意的成绩单。其实除了公链之外,中国的 DAPP 包括其他的一些链上的基础设施 layer2 的一些项目,在柏林这边也非常的稀少,无人问津。这个原因我想一是因为语言问题,第二个更重要是在于我们中国其实已经和国际区块链,尤其是跟欧洲和美国的区块链主流发展的技术、理念模式、发展方向发生了分叉。如果倒推的话,这个分叉我觉得就是从一年前,是从去年的八九月份开始的。去年的八九月份,整个数字货币的行情发生了一轮让人手心出冷汗的暴跌,暴跌之后导致很多区块链项目方失去了信心,对区块链的开发失去了信心。虽然说数字货币价格的暴跌对全球的项目方都有信心的打击,但是对中国项目来说尤其之大,其实是可以从文化心理上来讲。中国人比较喜欢从众,我们在乐观的时候会集体放大乐观的情绪,这使得我们的牛市比别人更牛,我们的热闹比别人更热闹;但在熊市的时候,我们也会受到旁边的影响,我们会比别人更恐慌,会比别人更悲观。而且还有一点比较讽刺的是我们中国人太聪明了,一旦一个事情苗头不对了,马上就换方向,然后新的人也就不进来了。但是在欧洲那边人他们比较钝,脑子比较慢,所以他们的神经末梢不会像我们这么敏感。就算碰到熊市,该开发还是在开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他们以一种比我们更淡然的方式应对熊市,而不会因为一些价格的原因去切换方向。但我们中国项目方比较更多从商业考虑,一旦失去了商业价值,就会开始换新的方向,所以从去年这一轮八九月份的暴跌开始,欧洲和中国的区块链项目方就发生了在理念上在深层次的分道扬镳。那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在中国,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的底层项目,基础设施项目越来越少,那好的一面是,比如说像一些矿池、钱包、交易所、量化这种现金流和商业模式非常明确的,两三句话就能跟投资人讲清楚的这样一些区块链的赛道发展较好。而欧洲人因为脑子慢,神经比较钝,还是在开发一些底层的基础设施,同时又开始去进行更深度的思考,开始做一些在社会文化认知方面,不仅仅是在商业模式上面,在怎么赚钱上面去做这些事情,所以才会有了这一次 DAO 的复兴。像刚才我说的 Meta Cartel ,这个社群就是在从去年 8 月份布拉格的第四届 DevCon 酝酿起来的。然后中国这边除了刚刚说大家去做一些商业模式非常明确的项目或者说赛道之后的话,还有另外一个不太好的现象,就大家开始对于模式币的追捧,对于盘圈的追捧,这是让人比较伤心的一件事情!模式币盘圈这种东西,大家用简单的小学逻辑能力思考一下,都不用深入思考,就知道最后必然会崩盘。但是在去年年底及今年年初的时候,甚至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项目方对模式币和盘圈趋之若鹜,完全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比如说贝尔链这种东西,Plustoken 这种,甚至说还有些项目方还以之为傲。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我们去年从 8 月份的大分水岭以来,结下的最恶劣的这个果。菩萨畏因,凡人畏果,那这个因和果是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区块链和全球区块链的这个大分叉。看起来是果,但背后的因其实在于,第一没有像西方人一样,比较坐得住冷板凳,静的下心的一个心态。这是为什么?V 神也好,Gavin 也好,都是老外,而不是中国人。另外也是因为中国的区块链行业,大家其实都是因利聚,当然也会因利散,这其实也不是问题,也不是错误,只是说太过务实,可能还不是特别适合区块链所提倡的去中心化的精神和愿景。不过我还是觉得从一年前的分水岭到现在,中国区块链的发展是不是真的跟不上了?其实并非如此。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毕竟我们是一个有非常强的实现能力,同时又有非常大工程师红利的国家,欧洲没有一个像 BAT 级别的公司。所以说我们只要重新回到区块链精神的本源,能够更积极的,更多的和国际区块链社区,尤其是跟以太坊社区,跟波卡社区进行深度的交流,我相信很快我们就会赶上这失去的一年。一些有意思的项目最后呢再讲讲我这次在柏林区块链周上看到让人比较有意思的项目。当然以太坊 2.0 和波卡我就不多介绍了,这肯定是我不分先后最看好的两大方向,但除了这两个方向之外的话,我其实还挺看好另外一个叫Near Protocal的项目,这个项目是一个更务实的,更开发者友好和客户友好型智能合约开发平台,也有很多在共识方面的创新,提供了更好的 TPS 。除了这个底层项目之外的话,我也看到很多一些工具,比如说有一个叫The Graph的项目,这个项目它提供了一种新的链上数据查询方式,让你能够非常轻的在多条链上,但是目前主要是以太坊这上面能够查询调取链上数据,这个对于跨链互操作性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还有就是Gnosis 和 Aragon这两年他们也算是非常静下心来做了一些事情,尤其那些做 DAO 基础设施的项目让我眼前一亮。但是现在还是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虽然我今天吹 DAO 确实很多,但是归根到底我可以这样说,Gnosis 也好 Aragon 也好,现在的日活也就只有几十不到一百,也就是说 DAO 虽然火,但是是叫好不叫座,需要更多的开发者来基于有价值的场景去开发。一些活跃的大社区,像 MakerDAO 已经提供了很好的工具,但这些工具需要大家用起来。还有一些项目就不多一一介绍,其实这一次让我眼前一亮的新项目,大部分来自于以太坊黑客马拉松里面涌现出来新项目,这些项目有很多是基于 Compound 和 MakerDAO在做,Compound 和 MakerDAO 的确给大家提供了很多新的思路。然后还有一些方向像PoS 这个生态里面怎么结合 PoW 来做点事情,这其实也是很多项目和开发者在思考的方向,但是没有具体项目,但我觉得这个 idea 很有意思。最后总结下,这次的柏林区块链周给我留下更多的是对于未来 Web3.0 发展的信心,对区块链发展的信心,同时也给了我们中国区块链开发者和项目方很强的紧迫感,我们必须立即跟国际重新接轨,摒弃模式币、传销、资金盘这样一些东西,回到我们当初加入区块链社区的初心,去中心化这样的一个理念。2019年9月12日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扩展阅读=====================万向肖风云栖大会演讲:区块链是重构商业底层逻辑的制度,而不仅仅是工具本文为 9 月 26 日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博士在云栖大会上的演讲内容全文。肖风博士从区块链的特点出发,总结了其将如何帮助重构经济模式,以及该如何恰当地运用区块链技术来改进商业模式。原文标题:《万向区块链肖风云栖大会演讲全文:不同于互联网,区块链带来的是金融重构》演讲者:肖风,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非常感谢蚂蚁区块链给我的机会。主办方希望我讲一下区块链技术对产业变革的影响。正好我最近也对这方面做了一些思考,所以我今天的演讲题目叫做「去中心化或者分布式经济生态如何重构商业」。有一本著名畅销书的名字叫《世界是平的》,但在区块链人眼里看世界是「分布式的」。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这一系列数字化技术的组合,带来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和我们现在的云栖小镇不一样,那是「数字化的世界」。数字化世界是靠我刚刚提到的这些基础技术以及数据工具建立起来的。在非客观、非物质、非物理的数字世界里,我们的认知论、认知方法要发生很大的改变,否则我们无法清晰地认识数字世界。工业世界里的物理学或者机械论的思维方法,已经不能帮助我们很好地关注和了解数字化世界了,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些新的认知论和方法论。什么是新的呢?我把它叫做「生物学思维」或者「生物学方法论」,用看待复杂系统的角度来看待数字世界。凯文凯利的《失控》提前很多年就预测了互联网世界和区块链世界带来的变化。他写这本书的时候就用了生物学的思维和认知论。我看完书后的总结就是一句话「这个世界是分布式、去中心、去组织的」。《失控》描述的世界恰恰是区块链世界最主要的特点。凯文凯利描绘的复杂系统,基于生物学重新认识的世界观,我认为可能在区块链技术成熟之后,就会构建的非常完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互联网技术走向个人的时候,美国很多人在问互联网是什么东西?当时美国的媒体向民众解释互联网的时候,描述互联网是一个「信息机器」。2015 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解释区块链是什么的时候,说它是「信任机器」。肖风博士数字化技术帮助人类重构数字化世界,互联网是信息网络,有人对互联网表达了失望,说互联网越来越中心化,其实从信息网络这个角度来说,它仍然是去中心、分布式的。区块链是什么呢?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价值网络,去中心化的信息网络叠加去中心化的价值网络,商业一定会被完全、彻底重构。所以互联网仅仅是重构了商业的一部分,加上区块链可能就会重构的非常彻底。我想这也是今天为什么蚂蚁金服在这里办区块链大会的一个重要目的。互联网商业世界,不管是阿里电商,还是蚂蚁金服或者其他的搜索、社交甚至是外卖,其实在最底层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情,即收集尽量多的数据,然后对客户和产品进行精准画像,再做精准匹配。所有互联网商业都是从最基层重构商业。区块链会为重构商业带来什么呢?互联网做得很好的方面不是区块链的重点,区块链带来的是重构金融,为数字化经济提供一整套新的金融服务体系。当然因此会带来新的金融市场、新的金融机构、新的金融服务方式。从最底层说起,区块链如何重构金融?有两点:点对点实时支付和清算,以及非担保交易交收。这是基于区块链的新信任体系、新信任机制带来的。在谈到区块链商业应用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明白区块链到底有什么样的特点?我从两个方面总结区块链的特点:第一,从治理架构上来说,区块链的特点跟凯文凯利描绘的复杂系统的特点是一致的。因为它足够的数字化,完全脱离了物理空间的束缚,因此它是跨时空、跨组织的,数据没有约束,也没有组织架构可以约束它的流动。第二,从经济商业上来看,它是分布式、去中心、去组织的。这里讲的去中心是经济商业的去中心。区块链为经济或者金融带来了什么呢?它建立了一套新的记账方法和帐户体系。有人说区块链上的数字货币不是账户模式是 Token 模式,其实 Token 也是新的一套账户范式。蚂蚁金服为我们创建了新的账户——互联网账户。之所以创建互联网账户,是因为银行账户不可能在互联网商业场景当中提供实时、点对点的交易、交收、支付、清算。所以我们看到 NFC 败给了扫码支付。NFC 必定要感应,但不是所有人都有接收器。二维码账户是基于互联网账户,不是基于银行账户,比如你想给一个乞讨的人 5 块钱,扫码给他明显比刷卡更方便。在新的账户系统和新的记账单位之上,金融完全可能被重构,我们已经看到了基于互联网账户体系的金融重构。区块链带来的重构也一直在发生,从 2009 年比特币区块链问世开始,这种对商业的重构已经发生。我把这个过程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 DeCo1.0,基于公链内部的经济活动。围绕分布式账本,有一群矿工共同建立基础共识,通过通胀税和手续费对为区块链工作的人形成激励。第二个阶段是 DeCo2.0,基于公链,围绕区块链应用,引入智能合约。用智能合约来作为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框架,探索 DI 开发平台,探索分布式自治机制,并做基于区块链的商业化应用。第三个阶段是 DeCo3.0,就是最近兴起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到第三阶段才真正体现出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价值网络,在 DeCo 时代,数字合约、数字货币、数字资产非常巧妙地集中在一起,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现象「Tokenization」。在这个阶段,整个数字货币的体系有所完善,出现了稳定币。稳定币充当了区块链经济活动中的支付、交易媒介。整个金融结构从这个时候开始真正有所改变。第四阶段是即将进入的 DeCo4.0,分布式经济生态。首先,真正去中心化的信任网络将连接各种各样的经济场景,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信任关系。第二,以社区或者联盟的方式作为组织形式,比如像 Facebook 一样联合其它企业成立一个协会,每个人只有 1% 的表决权利。第三,出现了新的经济学话题 「不再以股东利益作为经济组织的经营目标」,这和马云先生讲的非常相象。两个月以前,也有美国企业表示将摒弃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公司治理理念,这些商业潮流和经济学潮流,都在从股东资本主义改向利益相关的资本主义,所有经济体的各方利益都应该得到正向激励,这也是经济学里的「经济相容」和「帕累托最优」。区块链里没有股东,没有管理层,也没有员工,是跨利益相关体最好的解决方案。当然区块链未来商业应用中,并不只有去中心化,它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相结合以及相辅相成的。每当新技术出现时,一般有两种思维:一是只把数字化看成工具,拿来改善自己原有商业模式的边际效益;二是将它看成制度,来重构商业和底层逻辑。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互联网公司推广「互联网+」的时候,传统商业的人说不是「互联网+」,是「+互联网」。现在五六年过去了,已经没人在说「+互联网」了。蚂蚁金服提出「金融科技」的时候,也有很多传统金融机构说不是金融科技,而是「科技金融」。现在大家也看到了,全世界都在讲「金融科技」。所以我也预言,不把区块链当做一套制度,用它来重构商业底层逻辑,而只是当做工具的话,那么你会犯五年前很多人犯过的错。如果你走上了「+区块链」这条路,你有可能会被时代和潮流所抛弃。我就分享到这儿,谢谢。

第五是保障安全;自来水工程或者是下水道工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定会出现很多的污垢和问题,所以要定期的检查管道还有没有好。

第二个层次是一套数据处理工具。把数据留到整个存储设备以后就可以用它了吗?就可以真正产生价值了吗?没有,还浪费了存储资源,我们需要一套数据处理资源,我们一定要有一套数据处理的工具,而且是瞄准大数据的,如果没有专门的数据处理工具,未来的应用根本不可能长出来,我们针对它研发,比如说数据计算的工具、数据存储工具、数据应用工具、数据管理工具、数据服务工具、数据运营工具等等。

马鹏玮分享主要观点如下:

我们再看第三个层次,是一种思维理念。我们想数据从哪来?数据一定是从现实世界产生的,也就是我们的实体世界,产生之后去了哪里?去了我们的虚拟世界,也就是数字网络、数字设施里面,也就是现实到数字,从数字里面经过一串转化、衍生、挖掘之后,最后要回馈到现实领域,也就是先进去再出来的整个工作思路,所以最终目的一定是指导未来现实世界的发展,所以这是整个闭环,也就是用数据指导现实世界理论的一个思想方法论。这也是我们最近常说的一种数字孪生、数字城市的概念,这就是如何认识大数据的三个层次。

未来,大数据技术层面有很多关注的动向,比如开源。我们很多的大数据产品经过我们的观察,国内的一些企业都是借鉴了国外的一些企业的思想,这不是不对,开源从上世纪末期开始互联网领域非常时兴的做法,做法是把产品的一部分开放出去,让整个社会的智力不断的填充,而不是依靠公司自己的人力、智囊把这个产品完善,而是依靠整个社会的智囊力量发展的非常快。未来,中国也一定要重视整个开源的发展,包括开源模式的创新。

据悉,本次峰会由日照市政府主办,日照市发改委、日照市工信局、日照市商务局、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政府、日照中央活力区办公室、能链集团、山东数字能源交易中心、日照市财金投资集团承办,石油观察、石油观察智库协办。

分布式,以前从单一硬件向大集群、大数据中心的转换,这是未来基础设施的必然的方向。比如数据仓储OLAP/OLTP的融合,现在出现新的融合技术,不需要建两套系统,购买两次成本,现在因为实时的技术发展用一套系统解决两个问题。同时,模块化、运维自动化、容器化、专用硬件等,这是未来可能关注的技术动向,这是技术层面,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第三点是合规,也就是安全,数据安全最近越来越重要。近两年很多的互联网案件当中都有这样的体现,国家安全、用户隐私、便利性其实是三者不可兼容的关系。所以,为了实现隐私保护,我们要做两条腿,也就是管理和技术。欧盟出台了一个GDPR的整套流程,告诉你什么可用什么不可用,国内有大量的机构做大量的研究。我们除了通过规章制度做这个事情之外,还可以通过技术,比如群签名、环签名、差分隐私、区块链、同态加密等,比如比尔盖茨和王健林互相比谁有钱,互相补知道有多少钱的情况下,通过这个技术可以比出来,我不知道数据长什么样,但是可以因为数据可以为业务做服务,目前我们院进行相关的研究,也得到了一些成果,这是我们认为的两条腿走路的方式。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

2.数据一定是从现实世界产生的,也就是我们的实体世界,产生之后去了哪里?去了我们的虚拟世界,也就是数字网络、数字设施里面,也就是现实到数字,从数字里面经过一串转化、衍生、挖掘之后,最后要回馈到现实领域。

第六是数据运营。当所有的工作做完之后,我们可以做最后的事情,给数据进行定价,这块数据值多少钱,用人民币或者是其他的法币模式衡量,有了这个定价之后才可以真正的变为一种资产可以进行交易和流通等模式。

一个大数据产业链的思维,其实是讲的如何思考大数据产业链,我们其实把它可以类比成石油产业链,究竟是干什么?我们建机构、建平台、数据加工与应用,这是整个流程化的东西,比如我们组建队伍,做石油的勘探,这样其实看究竟哪里有石油才可以干这个事情,还有就是钻井,接入数据,建设油库和炼化厂,然后炼制成产品,最后定价营销,这就是数据运营。

首先讲一下技术,其实大数据发展非常早,从2003年就开始已经有相关的公司做事情了,标志性事情就是谷歌发布了DFS论文,以前的大数据为什么发展不起来?是因为我们根本存不下,我们没有相应的技术存下,连存下都做不到怎么发展?2003年发展谷歌发布了DFS论文,2004年谷歌发布了MapReduce论文,存下来以后没有用,2004年开始终于有了一项技术,可以把它算出来,可以把里面的价值进行挖掘,我们没有技术难点之后,后续的应用才会快速的发展,一直到2014年、2018年,以前的批处理、流处理慢慢成为最新的趋势。

第一是盘点数据;首先起码要知道有什么数据,然后还有什么细分的数据类别,这是第一步,也就是自来水服务里面的水源和水质了解。

大数据产品能力评测。从上图可以看到,横向是国内做这些产品的企业大概是什么规模,如有华为、阿里、腾讯、百度。纵坐标看产品体系的丰富度。如知识图谱、用户行为分析、商务智能等,纵坐标越长,代表国内产品体系越繁荣,红色点是代表这个企业在这个基础方向上完成的测试,企业的红点越多,代表这个企业的综合产品能力越强,也就是产品体系越丰富。

第二是质量提升;因为以前没有重视这块工作,所以很多的数据是不能用的,出现脏数据、假数据、坏数据,所以第二步是质量提升,从源头开始,之后要进行污水处理。

首先,我提出第一个问题,怎么来认识大数据?这其实是值得大家非常长时间的讨论,因为大数据从2017年被提到国家战略为止到现在有两年的时间,从技术的发展路线来看已经经过很长周期的迭代演进,所以我认为可以从三种层次看待,大数据究竟是什么东西。

中层产品做什么?专门做数据处理、数据存储、数据运营的一套工具以及服务,比如阿里、华为提供了很多的大数据平台给到各地的地方政府、国企单位,告诉他们用数据产生之后就可以把数据进行转化、抽取、存储。

3.大数据产业当下的三个问题:一个是技术,一个是管理,一个是安全。

第四是提升数据的可得性;要给每一个终端用户建设数据可用的模式,如果没有这个模式,根本达不到可用的范围。

图注: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大数据与区块链业务主管、通信标准协会大数据技术标准推进委员会工作组长马鹏玮: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问题和风向

责任编辑:周星如

2019年大数据产业地图,其实可以明显的看出来针对刚刚三个层次有很多的针对性企业在做相关的事情,比如我们总结上游数据、中游产品、下游服务。上游数据是做数据的收集、流通,比如帮助你采集数据,帮助你把数据从一个单位流转到另外一个单位,这是上游数据干的事情。

我们看第一个层次是一种战略资源。数字时代,我们主要做什么?互联网、移动支付、电商等等,这些主要输入是什么?数据,我们认识到第一个层次,这是一种战略资源。认识到这个层次之后我们会做很多的事情。

以下为马鹏玮演讲实录:(略有删改)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第三是打通壁垒;以前我们说是数据孤岛,各单位之间的数据是互相不流通的,怎么能让他们交叉产生价值呢?也就是建立管道打通壁垒。

在刚闭幕的2019首届全球能源新基础设施峰会上,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大数据与区块链部业务主管、信标准协会大数据技术标准推进委员会工作组长马鹏玮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并发表题为《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问题和风向》的主旨演讲,就大数据整个的产业现状和问题进行深入浅出的分析,并就大数据相关的谜题,带来了个人的所思所想。

时下,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已经渗透到传统行业的方方面面。比如交通行业、汽车行业、能源行业,等等。进入数字时代,我们主要做什么?我们该怎么认识大数据?该怎么运营数据?数据怎样才能变成有价值资产?大数据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4.分布式,以前从单一硬件向大集群、大数据中心的转换,这是未来基础设施的必然的方向。

下游服务,针对某个具体领域把数据产生真正的价值,也就是第三个理念,比如金融的风控,有了数据、工具,加上行业属性之后就可以判断出怎么做,也就是形成三个层次,每个领域都有非常多的公司做相关的事情。

6.为了实现隐私保护,我们要做两条腿,也就是管理和技术。

接下来三个点看一下大数据当下的问题:一个是技术,一个是管理,一个是安全。

很荣幸今天能来到咱们非常隆重的盛会,首先我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我个人研究大数据领域大概5-6年的时间,信通院作为第三方的相当于研究机构、研究组织。我们做行业的动态研究,做行业的标准制订,做企业的产品测试,做整个政策支撑,在5-6年工作时间里面,我个人觉得有一些不同的思考角度来看待这个行业、领域、技术的发展,所以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一些我工作中的一些思考,来帮助大家更好的认识大数据整个当前的产业现状和问题。

5.未来,我们如果说真的要把数据转化到资产,我们需要两条腿走路,第一个是管理手段,第二是技术手段,也就是我们管理要建立相应的数据管理模式才可以数据到资产化进行平稳的过渡。

第二个问题,管理层面,数据接入进来之后,要怎么去用?有一句话是过去三年我只知道数据是资产,我只知道资产,真正变成资产了吗?为你产生价值了吗?我们要看两个关键特征,一个是为企业带来经济效益,无论是节省成本、增加额外收入也好都是增加经济效益,第二是可计量成本收益,比如存了1T数据值多少钱?以后能带来多少钱?这些其实我们没有量化的标准,都没有一个计算的模式,所以其实这两个问题我们都没有解决,未来,我们如果说真的要把数据转化到资产,我们需要两条腿走路,第一个是管理手段,第二是技术手段,也就是我们管理要建立相应的数据管理模式才可以数据到资产化进行平稳的过渡。